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 幸存者艰难重生、独角兽开始崛起,互联网医疗的收获期或已不远

幸存者艰难重生、独角兽开始崛起,互联网医疗的收获期或已不远

2018-01-22 来源:  浏览:    关键词:互联网医疗


对互联网医疗而言,刚刚过去的2017年是一道分水岭,也如涅槃重生。
经历2014年资本推动下的行业大爆发,2015年政策、技术、资本与市场多方驱动带来的野蛮生长和烧钱大战,到2016年下半年,由于深陷盈利困境,单纯的“连接医生与患者”难以解决医疗行业痛点,众多互联网医疗企业陷入裁员甚至倒闭风波,整个行业进入寒冬。
公开报道显示,2017年仅注销的移动医疗公司就达1000余家,截至目前,还在真正运营的“幸存者”已不足50家。而前两年鼎盛时期,国内移动医疗公司一度扩张到5000家。
随着大批玩家的退出,线上流量资源的瓜分基本结束,互联网医疗局限于信息提供、用户挂号、轻问诊的时代成为过去,行业亟待突围。
2017年3月,在一片唱衰声中,17家互联网医院集中落地银川。以好大夫在线、微医集团为代表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开始以互联网医院为入口,尝试深入包括在线诊疗、辅助诊断、处方药品、医保支付等医疗核心环节,探索诊疗服务在线化的可能,意在打造一个包括医疗、药品、保险在内的自循环体系。
与此同时,以春雨医生、健康160为代表的一批平台,选择赋能医院,帮助实体医院实现除面诊和检查环节以外的院内全业务流程互联网化,也由此打通线下线上,从中求得生存盈利之道。
而以医联、企鹅医生为代表的后来者则另辟蹊径,不仅以线下诊所为基地掀起共享医疗风潮,还在互联网医疗久无进展的商业险领域杀出重围。
最让行业头疼的盈利困境也在破局。海量的用户、医生资源,大量的资本投入,已打造出多个行业独角兽、“准独角兽”,互联网医疗正在跳出烧钱的死循环,甚至迎来了上市关口。
“经过漫长的培育期,2018年互联网医疗可能迎来第一个收获期。”春雨医生CEO张琨说。
“哪里有痛点,哪里就有创新和迎难而上。”春雨医生CMO、合伙人万静波说。
但在“互联网 ”试图改变的传统行业中,医疗可能是最难啃的硬骨头。
不论是互联网医疗最早期的一站式医疗信息平台,还是随后的挂号咨询、轻问诊、医患互动、健康管理平台,虽然大幅提升了就医效率和体验,但对于看病难、看病贵和提升医疗质量等核心痛点而言,发挥的作用却非常有限,医疗资源不均衡的现状也未见明显改善。
万静波认为,现阶段互联网医疗,只“互联网”了医生的时间,却难以撬动检验检查设备、院内信息化系统、处方流转和药品采购配送等环节,使得行业发展仍局限于健康咨询和OTC药物的配送,“互联网医疗的内涵和外延亟待提升。”
摆在互联网医疗企业面前的现实问题是,单纯的信息聚合、挂号咨询、轻问诊等服务流程改造的需求,已难以支撑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
如何完善诊疗环节,在破解行业痛点的同时,探索出可持续的商业化模式,成为互联网医疗企业打破天花板的必答题。
“应该回归医疗发展的主要矛盾中去寻找答案。”好大夫在线创始人王航认为,目前医疗行业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对高端稀缺优质医疗资源的需求在快速增长,解决之道要么增加供给,要么提高效率。
好大夫在线选择了第二条路径,以盘活闲置医疗资源为宗旨,从挂号加号分诊转诊向互联网医院转型。2016年底,好大夫在线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正式开业,定位以线上服务和远程服务为主,通过“派单”形式把患者的检查检验、问诊、开药等需求分配给医疗机构,由医生将电子处方转成线下处方,患者在当地医院开药、检查,并以付费等激励机制,开发医生群体的碎片时间。
“只有通过互联网医院才能进入医疗核心,必须做诊疗,拿到处方权,连接药品和保险两端。”王航说。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在好大夫在线APP发现,平台提供所提供的“在线看病”服务,包括了在线问诊、诊断、开药、开检查单等多个项目。在医生界面,不少医生都开通了图文/电话咨询、预约挂号、私人医生、远程门诊等。
好大夫在线提供的数据显示,仅2017年前10个月,该平台上的医生为社会贡献了166万小时的业余碎片时间。“166万小时,以每位医生工作8小时来计算,568位医生工作365天,相当于建了一所三甲医院,固定资产至少10亿以上。”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肾内科副主任周福德说。
对此,王航还不够满意。基于国家大力推行的分级诊疗制度,他认为,互联网医疗发展的下一个机会点在于连接上下级医生的协作。
据了解,好大夫在线今年将聚焦基层,把专家碎片时间和业余时间,分流给基层医生,帮助基层提升诊疗能力,让患者安心留在基层。具体目标是,一方面,至少5万名上级医疗机构专家开通远程专家门诊服务,另一方面,提升向下输送专家服务的运营能力,争取覆盖全国80%的县。
微医集团也通过互联网医院、医联体建设与优质医疗资源实现深度捆绑,与好大夫在线不同的是,微医还着手建立全科诊所等自有医疗服务体系。
春雨医生则提出“赋能医院”的战略,将春雨多年积累的在线医疗运营和产品技术服务能力,输出到实体医院,帮助医院来做“互联网 ”,扩大服务半径,改善服务流程,利用互联网改善用户的整个就医体验。去年9月,春雨医生联手燕达医院打造了首个云医院。
“互联网在三甲医院内部做流程改造,只能做效率提升的工作,依然不能解决核心问题。”医联、企鹅医生创始人兼CEO王仕锐认为,整个医疗资源重新分配,更是供给侧改革的问题,需要从增加供给出发。
由此,医联、企鹅医生选择开设专注个人和家庭健康管理服务的全科诊所,弥补目前国内医疗体系在预防、康复等医疗前后端资源供给的缺失。
随着医疗服务的深入,线上流量的积累,互联网医疗企业试图打穿整个行业,形成线上问诊、线下看病的闭环。而诊所被视为完成互联网与传统医疗体系闭环的重要载体。
近年来,微医集团、杏仁医生、丁香园、春雨医生等纷纷开设线下诊所,或联手线下实体打造云医院、云诊所,寻找流量变现途径。但自建或合作线下诊所,一直面临资产过重、医疗服务质量难控的争议。
去年,在雨后春笋般涌现的线下诊所、云诊所之上,兴起了共享医疗风潮。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

热搜词